青春当有几回搏——记院青年科学技术人员、标兵张溅波
2017/1/19
  
  
   有人说,他身为博士,却整天呆在厂里做试验,有些“掉价”;有人说,他做事注重结果、讲究效率,有些“暴躁”;有人说,他不是做实验就是交流研习或者踢球,总是很忙。
   其实,他既不“掉价”,也不“暴躁”。自2018年踏入攀枝花这块热土,这位中国科学院的博士生便一心扑在钛资源利用的科学技术攻关道路上,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由一名优秀的博士结业生成长为钒钛院的一名科研骨干,其一言一行无不彰显出院青年科学技术工编辑的独特风采。
   抓住每一个研习的机会
   “好不容易结业,本以为可以大展拳脚,怎么又到厂里研习;哎呀,那就是到厂里坐坐,能学到什么;时间太短,那么多单位,了解深度能够吗?”对于院每一位刚入职的科研人员,驻厂见习是门必修课,知道不能马上入职有些同事犯起嘀咕。张溅波却早已打起小算盘,暗暗高兴起来。“我在学校一直是基础科研,工程就得跟实际结合,但是如果你不了解现场,怎么结合,这对我是个机会,我得把握好。”
   “见习刚开始,是带大家了解攀钢的工艺首要流程,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大设备,非常震撼,更是坚定要好好学学。结果,因为没有工作阅历,对了解的问题没有针对性,三个月过后发现,自己把握的仅仅是浮于表面的东西,与预期相差甚远。”一提起见习,张溅波眼神里流出一丝失落。
   带着小遗憾,张溅波不得不回到科研岗位,为了能够尽快融入到团队、适应工作,张溅波只能一边经过工作持续积累阅历,一边利用实验机会到现场蹲守了解工艺,向科研前辈请教研习,半工半学成了他工作、生活的主旋律。
   “那时最大的感受就是忙,一方面那么多使命要完成,一方面很多东西要研习,你只有发扬雷锋同志的“钉子”认识,想尽一切办法挤时间,见缝插针,真的是毫不夸张。”一说起研习,张溅波很兴奋。
   2018年12月,张溅波被派到攀钢钛业企业科学技术部挂职锻炼研习,因为前次见习的教训,报道第一天,他便主动和钛业企业科学技术部领导商量制定好研习的筹划。研习中,这位80后小伙身上有一股子固执劲,他放下博士的架子把身边人作为自己的榜样,总是很自觉的带着问题去求师解惑。“这个工艺点我不太明白,麻烦您给我从入料开始给我讲讲”。“这个数据是怎么得来的,能从最基础的给我说说吗?”……这就是张溅波。
   张溅波常说:“是研习让我找准科研方向、捕捉到问题的本质、寻到问题的处置方法。”也正是他把持续研习变成工作、生活中的一种习惯,让他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快速成长为院青年科研骨干中的佼佼者。
   努力让企业效益最大化
   2018年,紧跟中国钛白产业的发扬,攀钢开始聚焦沸腾氯化钛白科研。当时,攀钢钛精矿粒度细,综合品位偏低,无法适应生产需要。于是,张溅波率领团队成员向这个高难度发起了冲击,当起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方案制定后,他们开始做第一轮试验。“钙、镁含量超高。”试验失败。
   “唐僧取经,八十一难;张溅波搞科研,也有八十一难。只要有孙悟空,有他那如意金箍棒,就能霸占难关。”对待失败,张溅波有一分洒脱。而张溅波的“孙悟空”就是团队成员,“如意金箍棒”就是科学法规:利用科学规律,克服一切障碍,充分发挥团队成员的智慧,他们先后经过近百场实验,最终把改性钛渣的综合品位提高到90%以上,为沸腾氯化钛白原料做到了技艺储备。
   “做科研就是持续探索问题、处置问题的过程,在这过程中,你不将问题归零,问题就将你归零”。对科研浓烈的兴趣以及固执的追求让张溅波一心一意搞研发,这也使得他在科研上崭露头角,短短三年间,张溅波申请国家发明专利3项,企业专有技艺认定2项,颁发在SCI、EI上的科学技术论文5篇,连续两年获得院青年奖赏基金一等奖,以及多项科学技术革新突破奖。同时,还被攀枝花市推荐为2018年国家“万人筹划”青年拔尖人才候选人。
   “我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博士生,能成长到今天,既有父母的心血,更有攀钢对我的培养。企业给了我足够大的平台,那我唯有甩开膀子加油干,让企业效益最大化。”这就是张溅波,一个典型的攀钢青年科学技术工编辑的代表。
   现如今,这位80后小伙现正以主研人员的身份参与到攀钢重大名目—“高炉渣体态产业化”的科研工作,和他的同伴们挥洒着汗水熔炼着智慧在攀钢发扬的科研革新路上奋力前行。(彭碧君)

返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